春节临近,不少老人已经开始和子女们提前预约春节假期回家团聚的时间,希望平日里忙于工作的子女能有更多时间陪伴在自己身边。如今,许多老人选择在自己家中养老,居家养老已经成为养老的主流方式。但由于与父母的空间距离加大,独立居住且工作生活方面的压力大等原因,子女难以时刻陪伴在父母身边,很多养老方面的事都只能靠老人自己解决。近日,记者就此问题进行了深入调查采访,发现居家养老中的一些烦恼事还有待破解。

为何不选择养老院

记者采访时发现,在很多老人心中,居家养老是第一选择。他们习惯了家庭生活,认为条件再好的养老机构也不如自己家舒服。多位接受采访的老人向记者表示,自己年纪大了,不太容易适应养老机构的环境。

“我们老两口儿身体还行,现在还不想去养老院,去了养老院怕适应不了新环境。”河北区林古里82岁的居民冯兰香接受采访时说,小女儿成家后,她和今年86岁的老伴儿刘占欣已经在该小区独立生活了30余年。大女儿现在国外生活,小女儿是本市一家医院的医生,平日工作特别忙。老两口儿得自己买菜、做饭、洗衣服、收拾屋子,虽然感觉比较辛苦,但仍然觉得在家养老更习惯。

还有不少老人表示,去养老机构的费用较高,自己难以承担。该小区82岁的范振兰奶奶自老伴儿去世,已独自生活了10年。她对记者说:“我有两个儿子,老大56岁了,去年突发急性脑梗,住了几次医院,现在仍有后遗症。今年7月他又做了一个颈动脉手术,照顾我的担子全都压在43岁的老二身上了。我自己的退休费不多,还要帮衬一下老大。我不想再让老二出钱了,所以养老院是住不起的。”

住在北辰区翡翠城小区的81岁老人周凤珍也曾咨询过一家养老院。那家养老院对能够自理的老人收费5000元/月,而且床位紧张,就算老人想住进去,也得排队等通知。最终,周凤珍还是选择了居家养老。

哪些问题子女苦恼

哪些事是居家养老中最需要关注的?记者在采访老人和他们的子女时注意到,因为多数老人和子女分开居住,且大都住得比较远,子女们不可能整日守在老人身边或每天去探望。受访的多位子女表示,他们最担心的就是父母突发意外、疾病或走失等,所以即使每天给父母打电话也不放心。

刘占欣的小女儿刘女士住在南开区王顶堤,因为医院经常要加班,她甚至连周末都没有时间休息,每个月只能抽两三天时间去看父母。她最担心老两口儿外出买菜时发生意外,为此总是在网上给父母买菜,并指定送到父母家。刘女士告诉记者,父母现在身体尚好,还能互相照顾,但万一哪天得病了,谁能帮忙在家照顾和护理老人,也让她感觉很犯愁。同时,刘女士还要尽力照顾自己的公婆和姐姐的公婆。如果这三家老人同时都需要她照顾,她也分身乏术。

范振兰的小儿子单先生向记者说:“我母亲一个人住,我这当儿子的能不惦记吗?有时上着班,我就担心老娘吃没吃饭,腰疼的老毛病是不是又犯了。可我现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想每天陪她,但工作和家庭的现状又不允许。”他很希望能有人帮他多照顾一下母亲的生活,自己也能放心一些。

专家进行深度分析

天津中医药大学护理学院名誉院长方嘉珂表示,居家养老是目前全世界最主要的养老方式,是应当鼓励和支持的。同时也应当注意到,居家养老是有多种刚性需求的,如行动不便的老人有外出需求,患病或半失能老人的专业医疗护理及康复需求等。特别是在对老人的照顾和护理方面,尽管现在许多老人日常能照顾自己或老两口儿相互照顾,但这种照顾其实并不专业。当老人病后在家休养及康复时,更需要专业人员的照护。然而,目前国内能够为居家养老提供上门服务的专业照护人员还非常缺乏,有这方面需求的老人都要去医院才能接受专业护理或康复指导,这也给很多老人带来不便。

方嘉珂说,有的国家开设了个人护理专业培训,经过培训后具有相关资质的护理人员可以为老人提供护理服务;有的国家给有资质的专业护理人员授权,可以指导老人进行康复训练及日常用药,发挥了部分医护人员的职能,为居家养老提供了专业化照护。

天津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王来华认为,随着科技进步,如今子女虽然可以随时通过手机与父母视频聊天,却减少了与老人的相处时间。而且子女们在关注老人物质需求的同时,往往容易忽视老人的心理需求。“其实老人最大的心理需求就是享受天伦之乐。我的孩子在北京工作,现在只有周末才能见见面,所以这种盼着能和孩子多相处的心理需求我深有体会。”王来华说,全社会在大力提倡和鼓励居家养老的同时,还应该关注老人因生活单调而易产生的孤独、寂寞、郁闷、烦躁等情绪,以及兴趣爱好和社交方面的心理需求,应尽力提供公益性的专业心理疏导和咨询服务。

枫叶正红老年志愿服务队的负责人孔令智也提出,现如今,社会志愿者越来越多,志愿者的热情也越来越高,经常会到独居、空巢老人的家中去服务。但志愿者的能力有限,有些也不够专业,所能做的只能算是助老服务。因此,还需要政府相关部门、社区和社会力量一起为居家养老提供精准的、专业的服务,让更多老人在家享受幸福的老年生活。

来源:今晚报

关键词:居家养老、养老服务、助老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