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我国现阶段的基本国情之一,人口老龄化的警报已经拉起多时。如何更准确的认知其面对的挑战?如何在我国基层社区中突破养老的痛点?11月19日,北京国际会议中心一场“新时代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高端研讨会”上,一些新的观点耐人寻味。

再造新氛围:老有所养之外,别忽视老有所为

“对待老龄化,要客观辩证地看待。”国家卫健委党组成员、全国老龄办常务副主任、中国老龄协会会长王建军表示,老龄化一方面对经济社会发展带来挑战,一方面也给国家发展带来活力和机遇。

“中国有句老话叫‘人生七十古来稀’,现在我们总是用60岁以上老人2.5个亿把人“吓趴了”,这是观念问题。”中国社会保障学会会长郑功成认为,目前要消除老人无用、老人弱势的概念标识,树立老年人同样是“宝贵的社会资源”的观念,将老有所养与老有所为有机结合,不能只强调老有所养。

老龄化带来的不只是单个领域、单个群体、单个层次的影响。郑功成表示,而是在宏观、中观、微观三个层面对全局与长远、整体与个体的全面、深刻而持久的影响。

探索新模式:打造社区15分钟服务圈

在宏观层面的辨析之外,清晰可见的模式令人欣喜。复旦大学资深教授、人口与发展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彭希哲的一番讲述描摹出了整合式社区养老的“浦东模式”。

彭希哲先是阐述了当前社区养老的困境。他表示,居家养老、社区养老、机构养老,是养老服务的三个不同形式。而在社区层面它们是整合在一起的,很难严格划分。

在过去这些年,社区居家养老已经取得了很大发展,各部门积极参与,资源投入的多元化格局已经形成,服务提供的多元化格局也已经基本形成,有政府的、社区的、企业的、社会的,也有社团或者慈善机构的,他们各自的分工、边界、功能的定位也正在逐渐的形成过程中。

“然而,落到最基层的社区层面,上面有那么多条线,下面只有一根针在穿。”彭希哲表示,社区条块分割,使得资源的浪费与资源的短缺并存。也出现了养老服务市场参与和社会参与不充分,专业化程度不够,养老机构辐射能力不强,资源服务信息条块分割等现象。

在上海,相关涉老部门建设了一个整合式的社区养老服务体系,即“浦东模式”。

这个服务体系的目标是资源整合、多元协同、供需匹配、数据融合。在这样一个体系中,他们希望建立起一张网,把各个部门、各类资源、各项服务的提供者的力量整合在一起。

彭希哲拿打车举例,为什么以往出租车不好打,现在有了滴滴打车平台就好很多?因为通过平台发送一个需求,就能够搜索最近范围内的车辆提供服务。

社区整合服务平台就是这个原理,是要尝试通过用区块链的思维,把分散式的、非集中提供的服务进行集中,尽可能在小社区范围内以最快的速度、最专业的服务,让供应方和服务方的资源都能得到最有效的配置。

如何使各方再社区层面实现和谐?彭希哲介绍,他们提倡有一个中间福利社工,在上海称其为”养老顾问“。他是一名社工,又要有足够的医学知识,以及足够的公共政策知识,能够将各种资源有机整合。

“养老服务这条产业链比较长,我们要构建高品质的服务条链。”彭希哲表示,要在一定地域范围内形成一个圈,就是15分钟的服务圈。在这个圈里,不论是提供服务还是接受服务,15分钟之内都能实现。当然,这需要互联网化的社区养老资源配置平台来实现。

彭希哲称,这张网不仅作为服务平台,也是政府管理平台,同时也是企业进入养老行业的咨询平台,可以实现信息交流、资源配置、公共管理,进而成为提升整个养老服务效率及管理能力的公共平台。

来源:健康界

关键词:社区养老、养老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