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世同堂”走红网络的背后,养老照护需求如何满足?

上海2019年4月21日电 /美通社/——2019上海国际养老、辅具及康复医疗博览会(以下简称 CHINA AID)将于2019年6月11-13日在上海新国际博览中心(龙阳路2345号)举办。

近期,一则“四世同堂”的短视屏在网络走红,这场中国式亲情的热潮引发了国内外网友的广泛关注。视频的内容简单而朴实,随着孩子一声声呼唤妈妈,不同年代的母亲依次登场,笑成一片祥和。“四世同堂”是中国家庭的共同期待,但在温情的背后,一代人扛起三代人的照护压力也不容小觑。

当代中国已提前迈入老年社会,截至2018年末,我国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已达2.49亿,占全国人口总数17.9%。受到中国“落叶归根”的传统文化的影响,多数家庭还是会选择居家养老。与机构相比,家庭在养老照护的专业度上有着明显不足,养老产品和服务的介入能够弥补这一短板,帮助家庭充分发挥人文关怀方面的优势,提升家庭照护能级,让老年人在家也能享受机构般的照护,将社区打造成“没有围墙的养老院”。

然而,养老行业的供需对接问题有待解决,诸多优质的养老产品至今都不为大众所熟知,提升家庭照护能级也就成了纸上谈兵。上海国际养老、辅具及康复医疗博览会(以下简称 CHINA AID)是历史悠久的国际性福祉产业博览会,为行业搭建交流互动的平台,也为大众提供了解养老产品的渠道。纵观19年来CHINA AID的展品,我们可以将居家养老产品归纳为个人辅助、照护辅助以及环境辅助三大类。

顾名思义,个人辅助即为辅助某一老年个体,帮助其克服由于身体机能下降而造成的各类障碍、防范潜在风险的产品。小到我们熟知的眼镜、拐杖、餐具,大到助行器、爬楼机、福祉汽车等比比皆是。企业将新技术与老年人需求结合,不断丰富产品功能。以大家熟知的轮椅为例,在使用过程中,由于没有固定好轮椅就起身而引发的摔倒事故时有发生。知名护理设备品牌芙兰舒引进一款不倒翁轮椅,在脚踏板与刹车方面进行了改良。乘坐人直接站起时,轮椅会自动启动刹车装置,脚踏板也会因重力作用同步降落到地面,有效防止轮椅向前翻倒或滑动。

养老行业的特殊性在于,产品的功能并不仅限于方便老人,更在于减轻护理人员的压力。人们常说生命是个轮回,迈入耄耋之年的长者多与新生儿无异,需要护理人员的细心照料。而失禁护理等繁重的工作对护理人员来说是生理与心理的双重压力,这也在很大程度上造成了当今社会养老护理人员稀缺的现状。选择居家养老的老人多数还保留着部分行动能力,新海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研发的便携式集尿器满足的正是这一群体的需求。产品主机可佩戴于腰间,通过智能探测技术与负压吸引原理的应用,可以实现尿液的瞬间自动感应、抽吸与存储,方便在站姿、坐姿以及半躺姿势下使用,帮助使用者建立正常的社交活动,维护其尊严。

养老服务的开展离不开适老化的环境,环境辅助产品的功能就在于此。现阶段环境辅助类产品主要关注老人的安全问题,如带有防护功能的TOTO适老化卫浴产品、罗格朗的消防安全监测与报警系统、安康通的独居老人生活轨迹的看护与预警系统等;另一方面,部分企业也致力于为老年人提供更为便利的养老生活环境。如沐恒所研发的更贴合老年人需求的家具、可以辅助站立的奥泰起身沙发、福寿康提供的居家上门护理服务等。

现代医学的进步让“四世同堂”不再稀有。作为养老行业的推动者,CHINA AID携手优质养老产品与服务供应商,致力于减轻照护人员压力,提升家庭照护能级,守护“四世同堂”的笑容。本届CHINA AID展会将于2019年6月11-13日在上海新国际博览中心(龙阳路2345号)举办,观众可通过官网www.china-aid.com注册免费看展。

 

消息来源  上海国展展览中心有限公司

Release Highlight:

CHINA AID是历史悠久的国际性福祉产业博览会,展品范围涵盖养老服务、生活护理、辅助器具、康复医疗、宜居建筑、健康管理六大领域。CHINA AID 2018 有来自18个国家和地区企业参与,330家展商,42919名专业观众到场参观。

 

马智雯 女士

+86-21-6295-7553

mazhiwen@shanghai-intex.com

听寿集音器-E7A39 上海璨明电子贸易有限公司

排除一般助听器的「价格(高额)」・「佩戴使用上的繁琐」,
其他公司集音器上「无实际用途的機能特性」、
以超越一般助听器的轻巧便利以及更佳的使用体验赢得更多顾客的喜爱!
~和之前的听觉辅助设备相比有以下不同之处~
 带线连接,模拟回路设计,确保音质传送自然无延迟!
 效果超过一般助听器、而价格只有助听器1/10!
 没有啸叫产品「pi-pi-音」!
 可以区分说话者的口音!不会被电话欺诈!
 購入者8成以上之前都使用过助听器!因此我们对于产品在效果方面有绝对自信!

相聚容易相处难,下一站去哪儿?——抱团养老体验记

春暖花开,万物复苏,正是踏青的好日子。

杭州余杭区瓶窑镇港东村有十多位老人,每天都会举办一场“春田花花老友会”,或站在油菜花田边拍照,或一起爬上附近的山坡登高望远,或在野草间寻找艾草、香椿、马兰头这些春日的自然馈赠。

看似“老友”的他们,其实一年多前,还只是素昧平生的陌生人。相聚在这个小村子里,是因为看到报纸上的一则抱团养老的“招募启事”

参加抱团养老的老人们在院子里合影(3月25日摄)。

镇上的桃花节开幕,参加抱团养老的老人们前去观赏桃花(3月29日摄)。

参加抱团养老的老人们在商量下周的一次出游(3月29日摄)。

1.大house里的孤独感
今年80岁的朱荣林和老伴王桂芬是抱团养老的“团长”和“大管家”。原本住在市区的老两口退休后想回农村生活,儿子便在老家为他们造了一栋三层小别墅和独立小院,院子口有一方像屏风一样的巨石,内部则是种满梨树、柚子树、桃树等果树以及错落有致的植物,沿着石板小路走到后院,可以看到一片鱼塘和半亩小菜园,菜园的一侧是鸡舍。

“建的时候,儿女、亲戚朋友都说,周末要来玩,每个人都说要留间房。”朱荣林说,出于这样的考虑,每个房间都配有独立的卫生间,让大伙来小住时生活方便。

然而大house建起来后,儿女们只有周末来这里吃饭,亲戚朋友们也只有春秋天偶尔来玩玩,平时大部分房间都空着。在大得能听见回声的房子里,老两口住着越来越寂寞,吃饭也常拿剩菜或速冻食品应付。

朱荣林退休前是中学英语教师,一天他偶然在报纸上看到美国有老人抱团养老的信息,受到了启发。“他们是凑钱买一栋房子或者租一栋房子住在一起,我这儿有现成的地方,各种设施齐全啊,完全可以拎包入住。”朱荣林说。

于是2017年5月,老两口就在杭州一份都市类报纸上,发布了招募信息,邀请志同道合的老人到他自家别墅抱团养老,房租在1200至1500元左右。伙食费、水电费另算,要求合住者无重大疾病和传染病、生活能自理等。

没想到这个尝试性的做法,很快就得到100多对老人的响应。老两口像面试官一样,先筛选简历再电话沟通,最后面试选拔出6户11位老人。

2.结伴生活,用热闹排遣寂寞

摸着石头过河的抱团养老生活就这样开始了,原本是陌生人如今同在一个屋檐下,朱荣林老两口还制定了一份《结伴养老协议书》,涵盖了爱护设施、和睦相处、值日规定、作息时间等条款,入住的老人都需要签订这份协议书。

住在这里的老人不少都是文艺积极分子。68岁的蒋一纯退休前是一位电视编导,喜欢唱歌的他房间里放着一个乐谱架,上面夹着歌谱,刚开始他不知道这里的老人都有什么兴趣爱好,只是在房间对着窗外的大树练声,后来发现同住的老人中也有声乐爱好者,两人就渐渐约着一起在阳台唱歌。

好歌还有舞来配。每天晚餐后客厅里的“歌伴舞”也成了“固定节目”,老人们唱唱跳跳既锻炼身体,还丰富了生活。今年2月,曾经在文艺团队里工作的钱珍也成为抱团养老的一员,和她的闺蜜王荷花一起住。

参加抱团养老的老人们在客厅里跳舞。“我们的U盘里有500多首歌曲”,他们说(3月29日摄)。

80岁的朱荣林(左)和71岁的王荷花在手机上查看股市行情(3月29日摄)。

两位单身的阿姨把孙子孙女带大后,在儿女支持下结伴养老。多才多艺、性格开朗的钱珍入住后,成了团队里的“开心果”,今天扮媒婆、明天唱越剧,有她在的地方总是欢歌笑语。

麻将“三缺一”,58岁的陈姮前来喊正在网上下象棋的80岁的朱荣林打麻将(3月25日摄)。老人们平常都不关房门,保持了彼此间最大的信任和善意。

午后,参加抱团养老的老人们在一起打麻将(3月25日摄)。

而下午则是另一个“固定节目”——麻将时间。午饭后老人们都会到二楼的麻将室“抢占”位置,两个麻将桌几乎每天都“开张”。“活动手指、锻炼脑力,有时一边打麻将还一边聊天拉家常,都不容易得老年痴呆症了。”钱珍说。

抱团养老的“大管家”、75岁的王桂芬一早在鸡舍喂鸡(3月25日摄)。

协议书里有一项条款要求每户家庭每天轮流值日,帮助厨师买菜及打理餐饮。早上7点,轮值家庭的王荷花从客厅的衣架上取下买菜小包,小包里放着200元菜钱,“这是用来今天买菜的,看包里剩下多少钱记个账,‘大管家’王大姐会把余钱拿走,再重新放进200元。”

王桂芬说大家年纪大了,出去买菜细账记不住,“这种方式比较方便,我们也都互相信任,抱团养老信任是很重要的。”

3.相聚容易相处难,下一站去哪儿?

有人来有人走,在近两年的抱团养老尝试中,陆陆续续搬走了四五户家庭,但也会有人来“补空”。

其中一户搬走的金阿姨是身体原因离开的。一天,金阿姨去阳台晾晒衣服,不慎摔跤,小腿骨折,老人们迅速上楼,把她送进市区医院,后来在珠海的女儿把金阿姨接到广东养伤。

一名来自宁波的老人次日要来入住,80岁的朱荣林(左)和76岁的王嘉宝把他邮寄过来的行李搬进房间(3月29日摄)。

这件事情让老人们看到一丝隐忧,在这个自愿自主成立的非营利养老小团队中,一旦发生意外事故,应如何处理和判定责任?虽然入住前会签署“免责书”,但老年人一旦出事,子女会不会追究同住的伙伴?加上小别墅距离杭州市区30多公里,附近的区级医院是否能满足老人的一些紧急需求?

除此之外,生活中的小摩擦、小矛盾也在所难免。最初没有实行分餐制,有人提出不卫生,随后就改成分餐制,老人们夹菜时用公筷,然后放到各自碗里,餐后消毒。

68岁的蒋一纯在写抱团养老日记,他习惯记在日历的背面,现在已经写了近两百篇(3月25日摄)。

“牙齿都有磕到嘴唇的时候,更何况是生活背景都不尽相同的老人。”快言快语的蒋一纯说。

比如夏天,有些老先生穿着短裤、赤膊躺在客厅沙发上看电视,女士们会觉得不太雅观;冬夏用空调时,有人抱怨电费太贵,让大家尽量少开空调……

“关键还是相互体谅,多多包容,我们聚在一起是为了开心生活,而不是为了找茬。”朱荣林常常做“和事佬”的角色。

抱团养老的参与者们都很清楚,小别墅只是他们的一个“快乐驿站”,等到年纪再大一点、各种疾病缠身时,肯定无法继续待在这里,是回到城市跟儿女一起生活还是去养老院,他们也不知如何选择。

同样的问题也困扰着朱荣林夫妇,80岁的朱荣林是目前养老团里年纪最大的一位,走路已经有些晃晃悠悠的他不知道,能继续在这里经营多久。如果没有了“团长”和“大管家”这两位主心骨,抱团养老是否还能继续走下去呢?

文/新华每日电讯记者 黄筱、殷晓圣

图/新华每日电讯记者 翁忻旸

北京通州漷县一方·健康谷-E6C12 天华医养

一方·健康谷位于北京城市副中心通州和京津冀协同发展重要腹地的漷县镇文化健康小镇。健康小镇规划面积 2 平方公里,将打造国际一流的医疗健康服务区,学院引领的医、养、研、教聚集区,产城融合的宜养宜居生态区。一方·健康谷项目占地 108 亩、总建筑面积约 13.7 万平米,集研发办公、康复医院、养老机构、生殖护理、商务配套、生活服务六大业态于一体的医疗健康综合产业园。一方·健康谷由北京天华设计。

海仕蓝汗蒸房-E6G16 徐州海兰特桑拿设备有限公司

海仕蓝汗蒸房是风靡欧美的健身美体沐浴设备,它融合世界流行的低温出汗技术,光按摩技术和安全的日光浴技术的精髓,以被称为”生命之光”的5.6-15微米的仿生远红外线作用与全身,与细胞产生共振,足氧呼吸,促进血液循环和新陈代谢,排除体内毒素,改善肤质,同时辅以音乐,氧吧,香熏等功能,从而达到美容,美体,健身,休闲,排毒,减肥,舒缓减压,养生保健的效果。

海仕蓝频谱屋-E6G16 徐州海兰特桑拿设备有限公司

海仕蓝频谱屋是风靡欧美的健身美体沐浴设备,它融合世界流行的低温出汗技术,光按摩技术和安全的日光浴技术的精髓,以被称为”生命之光”的5.6-15微米的仿生远红外线作用与全身,与细胞产生共振,足氧呼吸,促进血液循环和新陈代谢,排除体内毒素,改善肤质,同时辅以音乐,氧吧,香熏等功能,从而达到美容,美体,健身,休闲,排毒,减肥,舒缓减压,养生保健的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