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2B32-1 北京天华北方建筑设计有限公司-一方健康谷

这是天华医养团队设计的一个大健康产业园的项目。
项目位于通州区东南部漷县镇,京津冀交汇处,40分钟抵达北京市核心区,30分钟抵达通州核心城区。1小时交通圈,覆盖北京东部核心区域,并连接廊坊、燕郊、北三县等重点发展区域。
我们在构思这个项目定位的时候,着力于打造新型生态产业园区的理念。毗邻“一城”漷县政府,全力打造健康服务产业集聚区;同时紧跟“两园”中延芳淀湿地公园,注重绿色生态环境打造。“两园”包围“一城”,推进绿色漷县健康产业发展。借助“一城两园”核心项目区位优势,一方健康谷将全力打造集养老服务、医疗服务、医疗器械制造、生物医药、生态康养为一体的大健康产业。

养老产业负重前行

近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了《国家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中长期规划》(以下简称《规划》)。《规划》是到本世纪中叶,我国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的战略性、综合性、指导性文件。《规划》的发布为我国应对人口老龄化所带来的挑战指明了方向,明确了人口老龄化是今后较长一段时间内的基本国情,同时要大力发展养老产业以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所带来的挑战。本文主要对我国人口结构近几十年来的变化、养老产业现状及发展方向进行研究和分析。

老龄化“倒逼”养老产业发展

人口学家的研究表明,随着一国经济的发展,人口类型在三个阶段呈现出不同的特征。在人均收入较低的阶段,人口类型通常呈现出高出生率、高死亡率和低自然增长率;随着经济的发展,人口类型呈现出高出生率、低死亡率和高自然增长率;在更高的经济发展阶段,人口类型呈现出低出生率、低死亡率和低自然增长率。

新中国成立后,民不聊生的战乱生活结束,我国居民死亡率迅速下降,由此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形成了“婴儿潮”。随后,上世纪80年代死亡率下降趋势缓和,出生率下降趋势明显,这一时期人口自然增长率略低。自1998年以后,人口自然增长率便一直低于10‰,2004年以来进一步降到6‰以下。依据国家统计局人口统计数据,2018年人口自然增长率仅为3.8‰。很明显,我国已经迈入第三个人口类型特征阶段。根据经济社会发展规律,可以预见未来人口老龄化是基本国情:一方面人口老龄化是经济社会发展的基本规律;另一方面我国人口老龄化过早出现,呈现出“未富先老”的特征,即在我国尚未迈入高收入发达国家行列时,人口老龄化迅速接近发达国家水平。这种情况的出现“倒逼”我国要加快发展传统养老产业的同时,积极探索发展新型养老产业。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60岁及以上老人达2.5亿人,占总人口的17.9%。世界卫生组织预测,到2050年,我国或有35%的人口超过60岁,成为世界上老龄化最严重的国家之一。

在政策支持、技术发展、社会变迁和市场需求驱动下,中国养老产业快速发展,根据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养老产业市场规模已达6.57万亿元,2021年预计将达8.81万亿元。目前中国养老产业已形成包括原料和能源等资源供应商、养老用品供应商、养老房地产商和养老服务提供商、个人和机构消费者在内的产业链环节,行业发展态势良好,2018年部分养老企业营收达上亿元。

探索养老商业模式是大势所趋

与国际上养老产业伴随着较长的老龄化过程而逐渐成熟不同,中国的老龄化进程明显快于发达国家,呈现出“未富先老”的特点。根据我国实际情况,我国养老产业的经营模式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纯粹投资型的经营模式;一类是“投资+运营管理”型的经营模式。

纯粹投资型的经营模式是指投资者主要投资养老设施,养老服务外包给其他机构。这种经营模式的盈利主要是通过养老设施的产权进行一次性销售或租售实现;“投资+运营管理”型模式主要依靠兴办养老社区,涉及投资养老住宅和提供养老服务。国内养老社区的实践常常以美国的太阳城为模仿对象,以建立集居住、商业、医疗为一体的成熟养老社区为经营目标。

另外,新型养老模式的探索层出不穷。物联网、5G技术、生物医学技术的发展,在极大程度上也赋能养老产业,促进了养老产业向着智慧养老、医养结合方向不断发展。

随着我国养老问题逐渐成为社会重点,结合通信、互联网和物联网技术的“智慧养老”作为一种全新的养老模式,为老龄化产生的问题提供有效解决方案,并成为大势所趋。2012年我国开始智慧城市建设,城市智能管理网络技术的探索发展,实现了城市各项服务功能的技术化和信息化,为智慧养老发展提供了客观条件。适用于智能养老终端的低功率、微型化智能传感技术,室外高精度定位技术,大容量微型化供能技术,低功率高效能处理器,轻量操作系统已经发展起来。适用于健康管理终端的健康生理检测、监测技术以及相关海量数据(603138,股吧)处理技术近年来快速发展。同时在5G网络下,诊断和治疗服务将突破地域性限制,养老资源更加平均。健康管理和初步诊断将家居化,个人、家庭和机构的分配和对接将更加高效。

在国家政策的推动下,医养结合也成为养老产业发展新热点。医养结合是指推进现有医疗卫生和养老机构合作,发挥互补优势,实现社会资源利用的最大化。预计2021年,中国医养结合行业市场规模将突破1万亿元。

《关于推进医疗卫生与养老服务相结合的指导意见》(国办发〔2015〕84号)提出,全面部署进一步推进医疗卫生与养老服务相结合,到2020年符合国情的医养结合体制与政策法律基本建立,医养结合服务网络基本形成,并明确了五大重点工作方向。

 

养老产业发展痛点急需破解

我国养老产业在发展过程中遇到的障碍,主要体现在体制障碍、养老模式僵化以及支付能力不足等几个方面,而体制障碍集中表现在产业性质、主体性质以及管理主体。

首先,是产业还是事业?养老产业的性质徘徊在这两者之间,养老产业中的非竞争性行业和竞争性行业区分不明确,缺乏政府介入还是市场介入的明确划分;其次,是民营还是公办?民营资本在融资服务、财政支持、土地使用、医保定点等方面先天不足,享受不到公办机构的优惠政策,无法公平竞争;最后,是“统一管”还是“多头管”?中国政府在养老产业管理上处于条块分割、多头管理的局面,易造成管理上的真空和职权交叉,缺乏相互协调,政策制定和执行效率低下。

时至今日,中国的养老产业尚未探索出真正成熟的模式,也不存在以养老产业为主业的上市公司,养老产业作为一个涉及面较广的新兴市场,有待进一步开发。目前中国的养老服务模式主要分为传统的家庭、机构和社区养老三种。

另外,我国是在未富先老的情况下进入老龄化社会,与西方发达国家相比,进入老龄化社会的进程要短很多。人口老龄化不断加剧的情况下,养老金的支出压力逐步增加导致养老基金的赤字。比如,养老金方面,我国养老保险整体参保人数增速有放缓的趋势,养老保险基金的总支出增速持续超过总收入增速,累计结余金额呈现下滑趋势。同时,养老金缴纳费率下调也对养老基金收支带来较大的挑战;企业年金方面,我国的养老保险制度有超过 60 年的历史,但是在企业年金领域尚存在发展的不足。企业年金和基本养老保险在缴纳水平、运作方式及风险方面均存在不同;补充养老保险方面,2014 年我国开始推行商业保险政策,2017 年商业养老保险正式被纳入养老保险体系。但目前商业养老保险密度和深度较发达国家仍存在不小的差距。

来源:《法人》

关键词:老龄化、养老产业、养老商业模式、养老服务、医养结合

子女太忙无法常伴身边 很多老人独立居住生活 养老幸福感,如何来提升?

春节临近,不少老人已经开始和子女们提前预约春节假期回家团聚的时间,希望平日里忙于工作的子女能有更多时间陪伴在自己身边。如今,许多老人选择在自己家中养老,居家养老已经成为养老的主流方式。但由于与父母的空间距离加大,独立居住且工作生活方面的压力大等原因,子女难以时刻陪伴在父母身边,很多养老方面的事都只能靠老人自己解决。近日,记者就此问题进行了深入调查采访,发现居家养老中的一些烦恼事还有待破解。

为何不选择养老院

记者采访时发现,在很多老人心中,居家养老是第一选择。他们习惯了家庭生活,认为条件再好的养老机构也不如自己家舒服。多位接受采访的老人向记者表示,自己年纪大了,不太容易适应养老机构的环境。

“我们老两口儿身体还行,现在还不想去养老院,去了养老院怕适应不了新环境。”河北区林古里82岁的居民冯兰香接受采访时说,小女儿成家后,她和今年86岁的老伴儿刘占欣已经在该小区独立生活了30余年。大女儿现在国外生活,小女儿是本市一家医院的医生,平日工作特别忙。老两口儿得自己买菜、做饭、洗衣服、收拾屋子,虽然感觉比较辛苦,但仍然觉得在家养老更习惯。

还有不少老人表示,去养老机构的费用较高,自己难以承担。该小区82岁的范振兰奶奶自老伴儿去世,已独自生活了10年。她对记者说:“我有两个儿子,老大56岁了,去年突发急性脑梗,住了几次医院,现在仍有后遗症。今年7月他又做了一个颈动脉手术,照顾我的担子全都压在43岁的老二身上了。我自己的退休费不多,还要帮衬一下老大。我不想再让老二出钱了,所以养老院是住不起的。”

住在北辰区翡翠城小区的81岁老人周凤珍也曾咨询过一家养老院。那家养老院对能够自理的老人收费5000元/月,而且床位紧张,就算老人想住进去,也得排队等通知。最终,周凤珍还是选择了居家养老。

哪些问题子女苦恼

哪些事是居家养老中最需要关注的?记者在采访老人和他们的子女时注意到,因为多数老人和子女分开居住,且大都住得比较远,子女们不可能整日守在老人身边或每天去探望。受访的多位子女表示,他们最担心的就是父母突发意外、疾病或走失等,所以即使每天给父母打电话也不放心。

刘占欣的小女儿刘女士住在南开区王顶堤,因为医院经常要加班,她甚至连周末都没有时间休息,每个月只能抽两三天时间去看父母。她最担心老两口儿外出买菜时发生意外,为此总是在网上给父母买菜,并指定送到父母家。刘女士告诉记者,父母现在身体尚好,还能互相照顾,但万一哪天得病了,谁能帮忙在家照顾和护理老人,也让她感觉很犯愁。同时,刘女士还要尽力照顾自己的公婆和姐姐的公婆。如果这三家老人同时都需要她照顾,她也分身乏术。

范振兰的小儿子单先生向记者说:“我母亲一个人住,我这当儿子的能不惦记吗?有时上着班,我就担心老娘吃没吃饭,腰疼的老毛病是不是又犯了。可我现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想每天陪她,但工作和家庭的现状又不允许。”他很希望能有人帮他多照顾一下母亲的生活,自己也能放心一些。

专家进行深度分析

天津中医药大学护理学院名誉院长方嘉珂表示,居家养老是目前全世界最主要的养老方式,是应当鼓励和支持的。同时也应当注意到,居家养老是有多种刚性需求的,如行动不便的老人有外出需求,患病或半失能老人的专业医疗护理及康复需求等。特别是在对老人的照顾和护理方面,尽管现在许多老人日常能照顾自己或老两口儿相互照顾,但这种照顾其实并不专业。当老人病后在家休养及康复时,更需要专业人员的照护。然而,目前国内能够为居家养老提供上门服务的专业照护人员还非常缺乏,有这方面需求的老人都要去医院才能接受专业护理或康复指导,这也给很多老人带来不便。

方嘉珂说,有的国家开设了个人护理专业培训,经过培训后具有相关资质的护理人员可以为老人提供护理服务;有的国家给有资质的专业护理人员授权,可以指导老人进行康复训练及日常用药,发挥了部分医护人员的职能,为居家养老提供了专业化照护。

天津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王来华认为,随着科技进步,如今子女虽然可以随时通过手机与父母视频聊天,却减少了与老人的相处时间。而且子女们在关注老人物质需求的同时,往往容易忽视老人的心理需求。“其实老人最大的心理需求就是享受天伦之乐。我的孩子在北京工作,现在只有周末才能见见面,所以这种盼着能和孩子多相处的心理需求我深有体会。”王来华说,全社会在大力提倡和鼓励居家养老的同时,还应该关注老人因生活单调而易产生的孤独、寂寞、郁闷、烦躁等情绪,以及兴趣爱好和社交方面的心理需求,应尽力提供公益性的专业心理疏导和咨询服务。

枫叶正红老年志愿服务队的负责人孔令智也提出,现如今,社会志愿者越来越多,志愿者的热情也越来越高,经常会到独居、空巢老人的家中去服务。但志愿者的能力有限,有些也不够专业,所能做的只能算是助老服务。因此,还需要政府相关部门、社区和社会力量一起为居家养老提供精准的、专业的服务,让更多老人在家享受幸福的老年生活。

来源:今晚报

关键词:居家养老、养老服务、助老服务

专家呼吁加强顶层设计 农村养老中长期规划有望补齐短板

摘要:多位专家对农村养老发出了加强顶层设计的呼吁,建议做好农村养老的中长期规划,健全农村老龄化应对机制。

专家呼吁加强顶层设计 农村养老中长期规划有望补齐短板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王晓慧 北京报道

当前,我国养老事业呈现出加速发展的态势,其中,对广大农村地区的扶持力度也越来越强。比如,针对农村老人发放养老金,但由于各地经济发展水平不同,农村老人养老金的领取额度依然偏低。据记者了解,目前基础性养老金全国最高标准的地区是上海1010元,其次是北京810元,而最低的地区就是国家的下限标准88元

此外,农村养老模式在健康状况、人力资源、制度建设等方面也面临着挑战。

首先农村养老机构的覆盖率还偏低;其次,农村养老机构的服务能力还不能满足养老需求;再次,农村家庭养老支付能力也是不足的。下一步,应整合现有的机构设施,重新定位各自功能,同时,发挥机构的辐射作用,提高村级服务水平。最关键还是要加大政府投入力度,实现养老人人可及。”12月14日,民政部社会救助司原司长、中民社会救助研究院院长王治坤在2019中国农村养老高峰论坛上表示。

而就在此次论坛上,多位专家对农村养老发出了加强顶层设计的呼吁,建议做好农村养老的中长期规划,健全农村老龄化应对机制。

补齐农村养老短板

多年来,农村养老难一直是个社会问题,农村老人一生都比较辛苦,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劳动所得是他们的主要经济来源,如果失去了劳动力那么也就丧失了主要的经济来源。虽然有子女的抚养,有新农合作为保障,但农村老人在治病上自费的涉及面太大,使得子女也往往心有余而力不足。

“现在农村的家庭越来越少,特别是孩子都出去为城市服务,远离父母,而农村的基础设施尚不完备,平均养老床位数低于预期目标。”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陆杰华表示,此外,农村老人消费水平低,老年人健康状况城乡差异显著,农村老人患慢病比例也较高。

2012年后农村养老有了初步发展,不过农村养老财政投入仍有待加强,2016农村社会化养老照料的比重为2.8%,医疗卫生机构、老年活动中心供给数量也不足。

就此,河北省荷花公益基金会理事长师进辉称,中国2.5亿老年人当中,虽然人均预期寿命已经达到77岁,但带病养老、带病生存的现象依然十分普遍,特别是农村老年人消费能力低、健康意识不足,再加上农村医疗卫生条件较差、养老服务资源稀缺,农村老年人在晚年更容易受到疾病的侵扰。

摆在眼前的困难是,农村养老机构的覆盖率不高。资料显示,至2018年,全国有乡镇32527个,村委会54.2万个,有农村敬老院1.8万所,按敬老院都建在乡镇一级、互助机构都建在村委会计算,覆盖率分别为55%和20%。而另一个情况是,我国农村、镇和城市的60岁老年人占总人口的比重分别为18.47%、14.53%和14.2%,农村社会化养老照料的比重仅为2.8%,医疗卫生机构、老年活动中心供给数量不足。

此外,村一级机构的管理服务水平较低。在现有情况下,要满足失能失智老人的需求很多机构其实担负不了。同时,农村家庭养老支付能力也是不足的。“尽管很多公办养老院收费标准比较低,但很多想去的人还是觉得价格比较高。”王治坤称。

建议按功能整合现有养老机构设施

农村养老的痛点,简单讲就是缺钱,缺服务,缺资源的整合。补齐农村养老短板,需要破解养老体系城乡二元结构,实行“全国一盘棋”综合性政策,让资源分配更加均衡。

在专家看来,农村养老面临诸多和城市养老不同的挑战,需要专门制定规划,并加强财政预算的投入。面对老龄化的大潮,需要对现有的农村养老资源做重新的整合,以提升服务水平和效率。

陆杰华表示,应该做好农村养老的中长期规划,健全农村老龄化应对机制。不仅是要尽快制定《2020-2035农村养老服务发展中长期规划》,各地还要制定各自的发展规划;加强养老设施改造、照料人才培育、老年教育、医疗卫生发展、统筹性养老社会保障、专业化养老服务等顶层设计。

就此,河北省荷花公益基金会理事、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民政部专家委员会委员杜鹏也表达类似观点。他建议,制定农村医养结合发展的中长期规划,优先解决农村特困老人、失能失智老人、高龄独居等老年群体的养老问题;健全完善相关服务规范和管理标准。

在财政支持方面,陆杰华还建议建立农村养老服务政府公共财政的长效性投入机制,加强对落后地区养老服务项目、养老设施的投入,建立公共财政预算动态增长机制;引导以特许经营、公建民营、民办公助等模式融入社会资本,开展养老综合评估,可投资兴办社区医养结合中心,提供一体化健康养老服务。

此外,农村养老除了关注存量的问题,也要关注增量的问题,这是健康中国行动要解决的问题。一些调查研究发现,农村老年人健康自评状况明显差于城市老年人,他们早期的健康习惯,实际影响到生命中后期的生存质量。

西南交通大学国际老龄科学研究院副院长、教授杨一帆认为:“紧密型的县域医共体这样一种新的医疗服务体系,会对农村的专业化照护可能提供更多的支持。社会组织如何调动好留守农村的资源,包括一部分返乡青年和低龄老人的力量,把他们与正式的服务体系对接。县域医共体也许是农村养老未来可以依托的重点。”

王治坤建议,要整合现有的机构设施,重新定位各自功能。未来,每个县要规划1-3所敬老院或者养老服务中心,主要负责本县范围的高龄、失能、半失能或者不能自理的老人,这些机构要有专业化的管理,配备专业的设施和专业管理人员。

来源:华夏时报

关键词:农村养老模式、养老服务